亿友公益携手南方都市报暗访“三假”医院,打击虚假医疗

亿友公益志愿者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配合南都的记者进行调查,南都记者也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收集整理证据,现在全面揭露了全国33加肝病骗子医院的真面目,希望更多的战友能够避免上当受骗!

——————————————————————————

老刘是湖北襄阳农村一名乙肝患者。几年前,他听信了当地电视媒体上的医疗广告,去城郊结合部一家名叫“武汉东方肝泰医院”看病,在医生要求下,住院22天,一下子花了五万六千多元。

详细视频戳

↓↓↓




看不到视频的请点击:https://v.qq.com/x/page/r0534x44wyq.html

老刘算了笔账,加上来来回回交通费用,一下子六万多元没了。2016年,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年收入为两万元左右,这六万多块,是老刘十几年的积蓄,本来准备留给两个孩子。

由于已经出现肝硬化,老刘全身没劲,一年多没干活。父亲46岁就因肝癌撒手人寰,兄长42岁时也因为肝癌去世。母亲现在中风,老刘是家中顶梁柱,两个孩子十岁不到,跟着受苦。

这一趟去“武汉东方肝泰医院”看病的钱,如果用在规范治疗上,本可以让老刘安心治疗好几年。

北京一家三甲医院的医生看了这张收费清单说,收费明细里面就只有阿德福韦酯这一个药物是真正管用的,其他的“体外光波治疗”、“深部热疗”全都是“瞎扯骗人”的,根本就不是肝病的规范化治疗手段。

目前针对乙肝和乙肝导致肝硬化疾病,最主要的治疗手段还是抗病毒药物,但老刘住院期间使用抗病毒药物阿德福韦酯一共只花费了1963元,其他钱基本上都花在不必要的辅助药物和瞎扯的治疗手段上。

—钓鱼网站—

虚构国家救助项目,伪造央视新闻节目

为何会开出如此荒唐的收费清单?

这到底是一家怎么样的医院?

南都记者打开医院的网站,弹窗广告肆无忌惮,医院名称下方标有“863工程定点医院”的名号。

863工程不是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吗?

难道乙肝诊疗也在863计划中有课题?

我国肝病学领域著名学者、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医学部庄辉教授告诉记者,从来没有听过肝病治疗有一个863工程。

记者以患者的身份向东方肝泰医院咨询,一名自称姓潘的医生,打来电话,接受患者咨询。

问:是政府的救助资金吗?

潘医生:对对对!是国家卫生部门下发的这个救助金。

问:为什么只有肝泰医院有啊?

潘医生:因为是下发到专业的肝病医院的。因为我们是国家重点的专业的肝病医院,所以下发到我们专业肝病医院的。

问:所以公立医院都没有的是吗?

潘医生:对对对!国家对肝病比较重视,所以专门成立肝病专科医院,对于肝病专科患者有相应的财政减免的。

南都记者搜索863工程定点医院,发现有一个专门的863肝病康复救助工程网,号称是救助金发放唯一入口。

“863肝病救助工程网”上图文并茂,信息量十分丰富。

一段伪造央视新闻频道午间新闻、声称“国务院提出2015年实现全国无肝炎规划”的视频也挂在首页上,将网址和电话号码打在了屏幕上,但是这段视频并没有央视新闻频道的台标。

南都记者经过辨认发现,所谓的央视新闻视频是“伪造”的。国家并未曾提出“2015年实现全国无肝炎”规划。

东方肝泰医院篡改新闻联播,假声音假画面

而网页上几乎所有的图片都是P(修图软件修改)过的。


上图为网页上PS过的图片,下图为原图。


原本是武汉同济医院的图片,被PS成虚构的国家救助工程。


某市政府开会图片,被PS成一个虚构“国家863肝病救助活动”。

更大胆的是,网页下方标注的863肝病救助工程委员会地址——北京市南纬路27号,实际上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所在地,那里的保安告诉南都记者,那里“从来没有什么863肝病救助工程委员会”。

此外,网页上还有曾经受援助的人员信息,但经过南都核实后,发现也是假的。比如下面这个:


南都记者向广州市花都区民政局求证,花都区民政局救灾救助科的工作人员表示,花都区民政局并没有出具过上述贫困证明。该证明上的太源村并不在花都区的辖区内,其证明上所盖公章也并非花都区民政局的公章样式。

此外,工作人员还表示,此份证明盖章的流程也存在问题,花都区的贫困证明盖章流程是按照“村-镇-区”来进行的,这份证明缺少街镇一级的盖章。

—实地探访—

借省级电视台公益节目背书

关联医院骗术如出一辙

为了看到这家医院的庐山真面目,亿友公益志愿者与南都记者来到位于武汉东方肝泰医院。

首先看到的是一辆停在门口的救护车,但里面什么医疗设备都没有。


医院的门口挂着863肝病救助工程的招牌。

亿友公益志愿者做了检查,随后到肝病区就诊。接诊的医生名叫王巍,正是工程网上宣称863肝病救助工程办公室主任。

王巍告诉亿友公益志愿者,在这家医院治疗乙肝要用这样的办法:内就是要用药物帮你提高免疫,外就是要通过靶向治疗仪,把肝脏病毒分离出来,通过药物、仪器、三位一体的治疗,打针、口服药和仪器治疗。仪器治疗就是要分离病毒,“病毒进入肝脏以后,药是进不去的,只能通过仪器”。

当问及863工程,王巍说,这是湖北电视台的项目和医院一起搞的,还拿出了合同。如下:


但南都随后查证发现,该合同上上显示的电视台节目组电话并不是该节目组的官方电话,而是武汉另一家医院京军医院的联系电话。

王巍所称的这档电视节目叫做“帮女郎”,确实是湖北电视台的一档节目,该医院也确在这一节目上打过广告。南都记者通过拨打客服电话,从“帮女郎”节目组了解到,这个项目已经暂停了。

一名患者7月27日给武汉市12320卫生热线打了投诉举报电话,卫生热线留下了患者的联系方式,随后医院的一名工作人员给这名患者回电话表示:“863”的公益救助活动,是受湖北电视台邀请合作的。

令人奇怪的是,在互联网上,依然能搜到一个“帮女郎”的主页(http://www.hbtv-bnl.com),发布了很多节目,主页上同样出现863肝病救助工程的弹窗广告,置顶的节目就是肝泰医院的广告,网页上留的,也是京军医院的电话。

说到这个京军医院,南都记者发现,京军医院的背后也有一个类似的救助工程——国家973肝病康复救助工程。



973肝病救助工程的骗术和863肝病救助工程如出一辙。

南都记者由和亿友公益志愿者一起去了武汉兴盛路8号的京军医院,同样也在城郊结合部,打车花了130块钱。京军医院的门口也停了一辆假救护车。

京军医院的陈副院长对暗访的南都记者这样介绍所谓的973工程:

陈副院长:我们这的救助基金是973肝病协会直接拨过来的。

记者:那是哪个部门支持的啊?

陈副院长:国家啊,上网去查。我们用我们的973干细胞分离技术进行治疗。

记者:也叫973啊?这个工程是以这个技术命名的是吧?

陈副院长:嗯,是。如果你单单吃药的话,一分钱都没有优惠。没有用到这个技术,一毛钱都没有优惠。

记者:为什么啊?

陈副院长:为什么我不知道,反正政策就是这样。

记者:干细胞分离不太懂啊,能不能解释一下?

陈副院长:你上网查一下。我们网站什么都有。了解清楚再过来。

—揭秘幕后—

超20家医院自称“国家救助工程定点”

同样的说辞,同样的营销办法,京军医院和东方肝泰医院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企业公开信息系统显示,这两家医院,以及另外三家企业背后都有三个共同的股东:朱和彬、朱和基、朱和顺。

据南都了解,有关部门其实早已注意到这些医疗机构的虚假宣传。

亿友公益志愿者提供信息称,武汉东方肝泰医院早在2011年就曾因违规发布医疗广告而被民众举报,并受到了武汉市工商局的责令整改处罚。


一份武汉市工商局江岸分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武汉京军医院2014年12月开始在其网站上发布含有“介绍973肝细胞分离技术;介绍专家、患者案例”。

网站上还虚假宣称,所谓“973肝细胞分离技术乙肝大小三阳,40天即可康复肝硬化、肝腹水,3-5天症状消失,7-10天康复出院;973肝细胞分离技术-临床效果统计已成功让175412名肝病患者康复等”内容。


中国红十字总会早在2013年曾发布过声明,称发现有人以“国家863肝病康复救助工程办公室”名义开展了所谓“国家863肝病康复救助工程”,并且标明中国红十字会、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为合作伙伴,指定定点医院为患者提供肝病治疗的救助。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及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从未参与过所谓上述活动。

被网站宣称作为主办方的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国家民政部、国家卫计委等部门,也都在接受南都采访时表示不掌握这些工程的情况,没有参与这些项目。

南都记者继续调查后发现,这样的“忽悠”套路,并不是武汉东方肝泰医院一家民营医院的独家创意。虚设“国字号”的医疗救助工程也并非只有863和973工程。

南都记者总结这类虚假“救助工程”的三类宣传窗口:

· 在医院网站或微信公众号自称定点医院,开展救助;

· 同时有一个专门工程网添加各类新闻、援助人员、主办单位等信息;

· 在网站上还列出相关定点医院。

据初步统计,涉及的医疗机构超20家。然而这些工程要不就是莫须有的,要不就是主办方曾经办过,但目前都已经暂停了。

比如,不少医院以“扶贫医疗救助项目”的名义吸引肝病患者。比如北京京科肝泰医院、武汉中科肝病医院、还有下面这家乌鲁木齐益民中医院等等。

多位曾经到乌鲁木齐益民中医院看病的乙肝患者也向南都记者确认,该医院同样存在乱开辅助用药、欺瞒患者的问题。

记者联系了医院宣传的该活动的主办方——中国扶贫开发协会,该协会表示,该活动自2012年举办,约2014年停止。虽是已经停止的活动,但各个医院依旧打着扶贫开发协会的幌子,到处招揽患者。

此外,还有一个救助工程名为中国肝健康保障工程,据称指导单位是民政部、卫计委、国资委的国家示范工程“肝保障工程”。

这一工程的定点医院上海新科医院就告诉患者,医院的救助资金是“国家民政局”给的。

河南省医药科学研究院附属医院官网,自称是公立三甲医院,但郑州卫计委系统工作人员说,这是一家一级民营医院。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的社会组织身份,在该医疗救助工程宣传过程当中显得很尴尬。该协会两名工作人员说,这个活动官方已经不支持了,现在都是医院自己搞。

然而,一个认证帐号主体为中国医药教育协会的微信公众号——“中国肝健康保护工程”,还在继续推送文章,截至发稿时,该公众号最新的一篇文章推送时间是8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