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南方周末:乙肝歧视催生代人体检行业
南方周末:乙肝歧视催生代人体检行业


一家代检公司在其网站首页上公开宣称,“入职代体检问题全权交给我们”。(网络截图/图)


全文共5063字,阅读大约需要9分钟。


你将看到以下内容:


  • 代体检,是指在体检中针对某些体检项目找另一人代替体检的行为。根据代检机构网站上的信息,代体检业务涉及福利、入学、入职、出国、公务员和健康证的办理,业务辐射地区则从北上广一直延伸到乌鲁木齐、深圳、哈尔滨、杭州等全国各个大中小城市。许多代检机构都会强调“已与医院及体检中心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


  • 除了身份证信息,代检机构还会事先了解体检人的身高、体重、年龄。通常枪手仅在体检当天露面,对于体检者来说,“领完体检单给枪手,好好配合就行了”。代检风险最大的是公务员体检,“公务员体检全程都是封闭的,体检之前会核查身份证和面试准考证,确认准确无误之后会将每个参与体检的公务员分组编号,由单位负责人统一带队乘车去指定的医院。在所有的体检项目中,验血时最严,只有验血会有领队的护士、单位负责人和医生三个人确认。”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微信号:nanfangzhoumo


2016年8月29日,周红接到了杭州一家食品公司的面试通知。随同通知一起发到她邮箱的,还有一份《求职申请表》。


在这张申请表上,除了要周红填上姓名、工作经验等基本信息之外,还明确要她注明是否为乙肝病毒携带者。周红没有选择隐瞒自己的身体情况,在“是”的选项前面勾了一笔。


她把所有信息都填写好后,将邮件发送了回去。很快,杭州这家食品公司的人力资源工作人员告诉周红,“不必来面试了。”“因为我有乙肝就失去了面试的资格?”周红在电话里很生气,“这是违法违规的。”


周红说得没错。根据2009年7月30日国务院发布的《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明确不再对乙肝病毒携带者从事食品行业进行限制。这项条例的第一个受益者就是乙肝公益机构亿友公益的发起人雷闯,当年9月1日,雷闯成为全国第一个拿到食品行业健康证的乙肝病毒携带者。尽管有了制度性保障,许多像周红这样的乙肝携带者还是会在就业中碰壁,不少乙肝患者不得不走上了找人代体检的道路。


每一年夏秋季节,许多单位会迎来大批新员工。在入职前进行体检,也是各单位的标准程序。由于整个社会中对乙肝病毒携带者等依然存在偏见,间接刺激了代检市场的“繁荣”。奔波在各大医院和体检中心的,除了求职者还有许多职业“代检族”。对于“代检公司”来说,体检市场背后是一个巨大的生意。


1
靠卖血赚钱的枪手

代体检,是指在体检中针对某些体检项目找另一人代替体检的行为。根据代检机构网站上的信息,代体检业务涉及福利、入学、入职、出国、公务员和健康证的办理,业务辐射地区则从北上广一直延伸到乌鲁木齐、深圳、哈尔滨、杭州等全国各个大中小城市。许多代检机构都会强调“已与医院及体检中心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


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找代检并非难事,在百度搜索关键词“代体检”会出现一百八十多万个相关结果,排名最靠前的就是代检机构。这些机构多会以“可靠、可信”“经验丰富”“团队一流”“消除歧视”做宣传词。一家名为“家家顺体检中心”的公司,在服务项目里公然写着:健康证代体检、移民体检、公务员体检代检、入学体检代检等。


名为“体检先锋”的代检公司则在其首页上公开宣称,“入职代体检问题全权交给我们”“‘入职’是一个既敏感又让很多人难以琢磨透的问题……大家可以打听下,体检先锋绝对不会打无把握的仗,只要是有问题,有困扰我们都可以帮助你解决,但是我们背后所需要付出的艰辛却不一定是你所看到的,我们也不屑说,因为将我们的服务做到周到是我们追求的根本”。


在代检机构的网站上,通常会留下两种联系方式,一个是代检热线——多为一部手机号码,另一个则是QQ号码。通过一家代检网站,南方周末联系到一家代检机构,自称“想找人代检”。该机构客服用QQ问:“公司有没有要求你带身份证?要是要求带身份证了,也就意味着单位要求医院抽血核查身份证,抽血护士要看身份证照片是不是本人。”


南方周末了解到,为了在抽血时能通过护士身份证的核查,代检机构一般会提前一天,制作一张和体检者身份证信息一样的身份证。唯一不同的是,原身份证上的照片会换成枪手的。所谓枪手,就是指代检行业里专门替客户完成体检的人。在抽血过程中,只需要枪手出示机构提前办理好的假身份证就可以体检,不过,这张假身份证会额外收取300元的费用。


各家代检机构的收费也各不相同,有的单项报价七八百块,有的则要上千。在与代检机构客服沟通过程中,南方周末表明自己得过肺结核与乙肝,“现在都是携带者,但只希望做乙肝的代检。”该客服人员说,入职体检就是查传染病,只要有传染病都是过不去的。对方说,要做就要做两项,至于费用上可以做些优惠,两项代检和身份证办理的总费用,可以从原价2900元便宜到2300元,而且是体检结束后结清。


一般而言,除了身份证信息,代检机构还会事先了解体检人的身高、体重、年龄。通常枪手仅在体检当天露面,对于体检者来说,“领完体检单给枪手,好好配合就行了”。至于如何配合,客服表示到了现场一切听代检员的。


南方周末通过调查得知,代检风险最大的是公务员体检,报价也是水涨船高,几乎都是万元起。一位刚刚入职某机关单位的工作人员告诉南方周末,“公务员体检全程都是封闭的,体检之前会核查身份证和面试准考证,确认准确无误之后会将每个参与体检的公务员分组编号,由单位负责人统一带队乘车去指定的医院。在所有的体检项目中,验血时最严,只有验血会有领队的护士、单位负责人和医生三个人确认。”


如果在公务员体检中想要作弊,只能一开始去的人就不是真正的考生。一家代检机构负责人也表示,“如果要做公务员代检,必须要提供身份证和准考证,以便制作换过照片的假证件,而且公务员体检必须是全替。”尽管困难很大,但2004年雷闯还是听说一位乙肝病毒携带者通过代检机构进入了某机关单位,“报价4万,后来也真支付了4万”。


一位曾经做过代检生意的人士透露,她并没有接过这样的大单子,大部分时间都在做入职体检。在从事代检的四五年当中,她几乎回忆不出除了乙肝病毒携带者还有什么别的人曾来找过她,“都是刚毕业的学生,年轻、没有社会经验”。


通常来说,年龄大的人自己会有人脉和办法“解决这件事”,而枪手也都是刚毕业的学生,以及一些想来做兼职的普通职员和保安。圈子里的人说起枪手,都觉得是比较心酸的行业,“靠卖血赚钱。”一位代检从业人员告诉南方周末。


2
代检不需要技术含量?

南方周末发现,代检机构也有“职业道德”,他们不会询问客户敏感的信息,比如入职单位的名称。即便要求传身份证照片,他们也会强调身份证可以用马赛克挡住证件照部分,并承诺在完成代检后证件会被当面销毁。


除了招揽客户,这些机构的网站上同样招募枪手,每位枪手在接业务之前都需要提供自己的性别、年龄、身高、体重、血型、近照和手机号码,这些信息就是为了与客户相匹配。


对于初次做枪手的人,代检机构会让熟悉代检流程的“指导员”跟单,进行现场指导。如果达成了长期的合作,枪手不仅需要独立完成代检还要替机构收钱,在刨除自己的费用之后要把剩余的钱汇入指定的银行卡中。


“组织代检的人不少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乙肝公益机构亿友公益的发起人雷闯告诉南方周末,“他们这么做的原因也是感同身受。”


在肝友圈小有名气的乙肝病毒携带者张青,就曾做过代体检的生意。张青2005年进入代检行业,算是最早一批从业者。她从深圳开始做起,逐步将生意拓展到了上海和北京。按她自己的说法,她是“当年代检圈子里做得比较顶尖的一批人”。


张青告诉南方周末,“开一家这样的代检公司也不难,找网站制作公司花上几千块钱制作一个网站,再在百度每年花费一两万块买个关键词排名,就可以保证客源了。只要有一个QQ号码、一部手机就可以联系业务了。”


对于一些代检机构的宣传语,张青会觉得有点好笑,“都是骗人的,没有你想的那么高大上。”在她看来,与各大医院、大夫有长期合作的宣传词,张青也觉得根本不可能,在她从事代检业务的几年当中,也没听说谁和医院有什么合作,“他们这样说只是为了让代检的人放心”。


代检公司更多的是单打独斗,他们在联系生意的时候,并没有一个完整和系统的产业链,老板除了枪手做不了,和客户沟通、指导枪手的工作都要他自己完成。网站上留的联系人信息,也通常是老板本人的电话和QQ。张青回忆第一次做代检生意的经历“就让人排队抽一下血,有什么可害怕的?”


在张青眼里,代检根本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所谓的配合只不过是让枪手和人群一起排队抽血就行了,有的时候需要一张假身份证,有时候身份证都不用提供。”至于代检流程,一般都是靠从业人员亲自去做一遍体检后了解得知,此外,行业内部也会分享和发布各家医院的体检流程。


最开始张青生意的分成都是自己留几百块,枪手几百块。后来通过论坛、网站找张青的人多了,张青就培训了几个比较能干的人常驻上海和北京,扣除枪手的费用后,利润和驻站的人平分。如果能力强甚至可以在当地独当一面,这些人就可以晋级为“指导员”。不过据张青了解,一个指导员通常可以给几家代检机构接活,“因为代检并不能量产”。


关于枪手怎么做才能不被识破,在广州一家代体检机构的网站上,分享的一篇代检窍门的文章就写道“少说话,将体检者的信息掌握全面,防止医生咨询的时候有破绽,要镇静和自信,因为一般不是自己的体检可能对于一些名字不是特别的敏感,所以我们必须要保持足够的注意力,尤其是在排队叫名字的时候。”


一位枪手告诉南方周末,做代检要机灵点,时刻躲着医生,不过大部分情况下也不会被发现。即使发现了,可以说是帮别人排队或者直接走就好,“相当于收不到钱,一单白做而已”。


代检收费会根据难易程度调整:单独体检最好办,集体体检则要想办法与同去的人分开;有些单位还会有人陪同新入职的员工体检,这也会增加代体检的难度;在所有的体检中最难的是公务员代检,收费也是最高的。


从业多年,张青很了解国内医疗的状态,即便是集体体检她也觉得并没有什么难度,“单位集体组织的流程也是跟着医院的流程走,没有哪个医院特别为哪个单位定制不同的流程”。


不少乙肝病毒携带者告诉南方周末,代检公司收费高,还不如让自己的朋友去医院帮自己抽血,很多人都通过这个方式通过了体检。


3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歧视

代检行业的诞生、发展和衰落,与整个社会对乙肝病毒携带者的接纳程度直接相关。


张青回忆,2005年到2008年她的代检生意最红火,当时也是社会上对乙肝携带者歧视最严重的时候,“最多每天能接上三四单生意,可以月入几万,一年能赚上小几十万块钱”。


前段时间一位曾在北京做代检的同行告诉张青,代检咨询越来越少了,一个月仅有一两个。有一次谈好要去做代检,才发现体检单位根本不检查乙肝五项,不需要代检,最后只拿到200块的误工费。


这背后的原因是2009年之后,国家相继出台了不少政策,以保护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平等就业。2010年,人社部、教育部和卫生部三部门联合下发通知,规定入学、入职不得询问公民是否为乙肝病毒携带者,也不得在入学、就业体检中提供乙肝项目检测服务。


即便如此,整个社会对乙肝等传染病携带者的偏见和歧视依然根深蒂固,许多单位还是会想尽办法查乙肝。2016年8月底,《齐鲁晚报》记者向济南市某医院咨询时,一位医院工作人员说:“入职体检报告上肯定不能有乙肝这一项,不过可以换种方式,打着给员工发福利的名义,以集体检查的方式来查乙肝,这样只需要一个人签字就行了。”


因为找代检的人少了,代检公司也只能抓一个是一个。实际上单位体检到底查不查乙肝,入职者和代检公司都不知道,为了赚钱代检公司的人往往会利用乙肝携带者的恐惧心理。


北京地坛医院肝病中心主任医师闫杰也接触过不少类似案例。闫杰告诉南方周末,从2001年从事肝病工作开始,他就听说过代体检,近两三年不少人会在入职前就来询问该怎么办,他们有意无意地透露过,“想让别人替代体检或者直接找人造一张假的化验单”。


尽管代体检的行为仍普遍存在,但要医生防范代体检行为并非易事。“医院人流量大,医护人员要准确核实体检者是否为本人难度极大。”北京中医医院肝病科主任孙凤霞说,“医生本身又没有别的权力,只能是尽责。”


雷闯觉得,代检行业的存在归根到底还是对乙肝的不了解和歧视。2003年,雷闯的一位校友考取公务员,因为乙肝被拒录。这件事很触动雷闯,作为乙肝病毒携带者的他觉得必须要做些什么。


在反歧视努力中,雷闯成立了“亿友公益”。他一面根据肝友提供的证据,帮助乙肝携带者打官司,争取合法的权益;一面直接和公司谈判,让公司不再查求职者是否为乙肝病毒携带者。通过雷闯的努力,华润置地、金山软件等公司都公开表示“不再做入职肝功检查”。


虽然用人单位强行检查乙肝并不符合相关规定,但应征者为通过体检而采取作弊的手段也不可取。2016年,人社部对2009年制定的《公务员录用考试违纪违规行为处理办法(试行)》进行了修订。其中第11条规定,报考者在体检过程中隐瞒影响录用的疾病或者病史的,由招录机关或者公务员主管部门给予其不予录用的处理。


尽管暂时没有具体的法规对代检行为进行处罚,但毫无疑问,代检枪手和被体检人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济南大学法学院教授袁曙光认为,对于强行检查求职者乙肝的行为,求职者应该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利。在他看来,要彻底改变“乙肝歧视”的现状,除了知识普及外,用人单位的人才选拔制度也应该更加公平透明,用立法来杜绝暗箱操作和侵权行为。


对于曾经开过代检公司的张青来说,她并不觉得当年从事了什么灰色的职业,只不过是在特定时期帮助了某些人。


“现在乙肝携带者可以通过正规渠道入职,但在当年很多人多年的努力都在体检这件事情上功亏一篑,这是事关一个人的生存的。”张青说,“甚至有人事后很感谢我,说我是活菩萨。”

(应受访者要求,周红、张青为化名)


评论(0)
上一页
1
下一页


昵称:
验证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