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行动派:雷闯的方式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作者:黄金网址:http://www.nfpeople.com/News-detail-item-3028.html


  长发,略微有点自然卷,小胡子,深色皮肤,中等个头,微微凸起的小肚腩,前面挎个包,后边还背个包,随身携带单反和上网本,神色淡定,常带笑容,身边总围着一群朋友,在谈话中不时传来这样的声音:“原来你就是那个雷闯!”


  而“那个雷闯”,在一个月前刚刚干的一件事是向卫生部、工信部、国家烟草局等53个中央部门申请公开部长(局长)2011年全年工资总额及各项具体金额。为了确保能准确送达(普通快递有些无法寄送政府部门),他特意选择了通过中国邮政特快专递邮寄,花费1219元。雷闯目前在上海交通大学化学化工学院读研究生,对于一个在校学生来说,这是一笔昂贵的开销。


  公益之路始于“自救”


  在此之前,雷闯在公益圈已小有名气,朋友喊他“闯哥”,也有网友戏称“闯王”。浏览他之前的公益维权活动路径,关键词是“反乙肝歧视”。


  作为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他从在各个城市征人吃饭到每天寄出一封信邀请总理吃饭;2011年11月11日“超级光棍节”,在上海南京路步行街,他当街举牌“乙肝病毒携带者求拥抱”;2011年2月,向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举报多家公司招工时存在乙肝歧视,因对处理结果不满意向其赠送“鸭梨”;2010年12月,黄埔区广东省电力一局医院门前,他脸敷面膜,当街脱下裤子坐在马桶上,手举牌子“请不要将禁查乙肝规定当手纸”……


  2009年,他获得了当年“CCTV年度经济人物”提名奖,并被《检察日报》授予2009年度中国正义人物。


  雷闯说,这一切的开始,是源于对自己“乙肝病毒携带者”身份的自救式抗争。2007年,雷闯的一个亲戚大学毕业,找工作时因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被拒,当时还在浙江大学读大二的雷闯,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很可能就是下一个被拒者。


  2010年9月,雷闯以全职实习的名义向在读学校申请休学一年,用更时髦的概念来形容,那是他的“公益间隔年”。雷闯最初的计划是在这一年中协助另一位乙肝维权人士“锄草”走遍全国征人吃饭,普及乙肝常识。


  从2010年4月5日在上海的第一次征人吃饭活动到现在,他们走过了33个城市。而从去年3月22日开始,雷闯将活动升级到“请总理吃饭”,每日发出一封信,试图在今年7月28日世界肝炎日之前,成功与总理共同进餐。


  除去走遍各地征人吃饭,这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雷闯是在广东度过的。“我最喜欢的城市之一就是广州,媒体给力,政府相对开明,很多活动做下来在广州效果最好。”在这个雷闯最喜欢的城市,他结识了一群朋友,他们把公益做得很潮很有趣。


  “投诉合唱团”的后生仔走上闹市街头,用歌声表达自己的意愿,温和而有力量。一群自称“拜客”的年轻人,通过实地调查、随手拍等一系列活动,针对广州自行车出行问题提出切实方案,用快乐的方式倡导低碳环保生活理念。


  他们跟雷闯都有着一种共识:做公益不需要苦大仇深,板着一张脸孔,做公益是一种生活方式。“你不要拔高自己,这样你在向别人推自己的想法、理念而不被接受时就不会有那么强烈的落差感和失落感。”雷闯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做公益可以是个人的、欢乐的、容易的、可复制的、可持续的,甚至是可植入的。


  2009年,他曾尝试过花1万元(网友的捐助)在《新民晚报》做了整版的乙肝科普广告,而效果并不理想。“很多时候,做公益需要重复同样的事情,这就是最没有创新的创新。只有一定的坚持和积累,才能达到改变社会问题的最终效果。如果仅仅是做一次或做一会就一劳永逸,那是不可能的。”雷闯说,这是这几年来他得到的最大的启发。


  激情背后的策略


  申请公开官员工资,学校里的阿姨说他幼稚,以乙肝携带者的身份邀请温总理一同用餐,有网友说他幼稚。而萧伯纳说,理智的人适应世界,不理智的人让世界适应自己。雷闯有想发出的声音,有想改变的激情,但在他每一次“不理智”的后面却是理智的思考和判断。


  他很清楚,哪些话需要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哪些宏观的理念不用去展开,“但是我不谈,不代表大众就不会讨论。有些话不需要我来说,我只需要开个头。其实申请公开官员工资说到底也挺简单,就是寄多少封信而已。我不会公开地去谈公开官员工资有何意义,这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是一种策略。”


  跟政府各个部门打交道多了,雷闯渐渐摸到个中门道。


  “维权过程是一次博弈,不是要一拳把人家打死,而要讲求一种力量的平衡。”很典型的案例是去年广州政府推一个1.5亿的光亮工程,雷闯和小燕子等一干朋友策划了一个“征集光头照亮广州”的行为艺术,希望拦下这个昂贵的光亮工程。


  “最初拦下光亮工程的诉求显得很对抗还有点悲情,结果活动阻力很大。”后来,他们换了策略,将目标从拦下工程转为向广州建委申请公开工程的可行性报告,并策划“征集大拇指撑广州建委”活动,最后的结果是,政府与“拇指妹”对话,并承认了在没有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情况下就开始公开招标。


  更多时候,雷闯在跟政府打交道时会尽量按照目前现有的程序去做,希望通过走正常的渠道去完成。通过“特事特办”解决问题,并不是雷闯希望的结果,让今天雷闯能做的,以后的李闯、刘闯都能做到才是他的追求。在他看来,帮助政府形成一种良好的习惯,让现有的程序能够走顺畅,更有价值。


  在雷闯申请公开官员工资之前,早已有人举过牌子,要求公开某某某的工资,但是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因为他们没有按程序去做。只要是在市这个层级能解决的事情,我就不会跑到北京去。否则只能是一种情绪的宣泄。”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收到申请后,政府机关需在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如今一个月过去了,问起进展,雷闯表示,已经收到部门回应,但目前不会公布出来。至于回应内容是何种情况,雷闯没有透露,相信他有自己的考虑。